当前位置泗县资讯 > 科技 > 找人代班被解雇 冤吗?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二审:员工严重违纪不

找人代班被解雇 冤吗?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二审:员工严重违纪不

点击: 1844 时间:2019-11-10 15:16:12 作者:泗县资讯 

由于工作和培训之间的冲突,当公司只同意指派公司的其他员工在工作的最后部分担任最高职务时,公司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解雇了公司的员工。该员工随后申请劳动仲裁,并要求公司为违反劳动合同支付高额赔偿。最后,仲裁裁决支持了雇员的请求。公司拒绝接受仲裁裁决,认为员工擅自更换违反个人履约原则的,应视为根本违反劳动合同,无需为非法终止劳动合同支付赔偿等费用。

那么,寻找一个替代者是否违反基本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单位是否应赔偿因更换被辞退而导致的劳动合同非法终止及其他费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的最终判决结束了这场纠纷。

寻找替代品然后被解雇

董家河是一名船舶检验员,主要工作是在装船前评估装船计划,现场监督装船,对装船进行安全评估,并提交报告。工作内容有很高的技术要求。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和工作能力,董家河经常参加各种专业培训,是一名专业能力很强的专家督察。

2010年7月1日,董家河受聘于上海船舶技术咨询公司(以下简称船舶公司)。双方自2010年7月1日起签订无期限劳动合同,同意董家河担任船舶检验员。年假两周,实习期六个月,实习期月薪6000元,实习期后月薪1万元;在合同雇佣期内,年度奖金为一个月的工资;如果雇员玩忽职守、玩忽职守、未能履行或未能完成任务,合同可以终止,雇主应向雇员支付工资或薪金,直至终止生效之日。根据工作性质和双方的约定,董家河不需要在本单位工作,只需要按照本单位的指示完成具体工作。

2016年10月底,受航运公司委托,董家河赴天津港出差,监督货船风电设备的装载。根据船舶计划,预计装货将于10月29日完成。不幸的是,10月27日,董家河被告知,他参加的培训课程定于10月29日开始。董家河联系了航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许洪祥,告诉许洪祥,他必须在10月29日返回上海上课。经过充分协商,根据装船时间表,许洪祥同意航运公司派公司员工尹薇薇和董家河调换工作,但强调董家河在主要货物风力设备装船前不能离开。尹薇薇可以代替董嘉禾完成收尾工作。

在航运公司进行人员交流安排的过程中,董家河收到了培训学校的另一份变更通知。课程推迟了一天到10月30日。考虑到装运将于10月29日完成,既不会延误工作,也不会延误培训,董家河与许洪祥协商完成工作。由于董家河表示将在现场完成风电设备的装运,出于对董家河工作能力的信任,船运公司除了通过电子邮件通知董家河船舶动态之外,没有与董家河就风电设备的装运进行沟通。

然而,该船的到达时间和装货计划未能按计划进行,装运也未能按计划在10月29日前完成。这时,再联系公司调配人员已经太晚了,他急着回上海培训。因此,董家和私下邀请了一位负责其他公司的朋友李海军为他的班次完成现场货物装运监督,他于10月29日晚返回上海。

10月30日早上6点,风力发电设备开始装船,当天晚上暂停装船。装运于10月31日下午3点15分恢复。装运和捆绑分别于当天晚上19: 30和21: 15完成。装货期间,董家河远在上海。他的朋友李海军取代了检查货船上的货物。在装载过程中,货船船长要求使用捆扎带将风力设备的主机捆好。由于担心对货物的影响,董家河呼吁拒绝这种做法。经过双方协商,董家河同意船上应该用气囊来缓冲货物。

船离开港口后,船运公司从船上得知了这件事。考虑到航程长、温差大,气囊可能会爆裂,损坏风力发电设备。因此,在船舶在下一个装货港装货之前,验船师被重新指派与船员合作重新包装风力设备。

董家河没有通知公司,只好找人代替他。如果不是公司的早期发现,它会给公司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更重要的是,会影响公司的声誉。如果这件事不认真处理,会给公司的其他员工带来不好的示范。因此,航运公司经研究决定解雇董家河。

2016年11月9日,董家河收到航运公司的一封电子邮件:“我们了解到,在没有通知公司的情况下,贵方于2016年10月29日至31日派了另一名当地验船师登船,监督该船在天津港的装船、堆垛和紧固情况。登船的验船师没有很好地完成工作,给我们公司带来了严重的麻烦和坏名声。幸运的是,船员和我们的验船师在下一个装货港等船,纠正了验船师的错误。由于上述情况,你现在被公司开除了……”

董家河收到公司辞退邮件后,于2016年11月21日向上海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船务公司支付20.9万元以上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以及加班费、年休假费、高温费等其他劳动报酬19万元。最终,仲裁裁决航运公司支付董家河非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9.4万元以上,支付加班费、年休假费、高温费等劳动报酬2.5万元以上。

一审:公司违约违法

航运公司对仲裁裁决不满意,于2017年12月4日向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命令不支持仲裁委员会的裁决,并驳回董家河的所有请求。

船务公司声称董家河于2010年7月1日加入我公司担任船舶检验员。双方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标准为每月1万元。2016年10月29日至31日装船期间,董家河发现有人擅自接班,值班长李海军与董家河职责不同。根据公司的规定,任何人不得代替现场监督货物装运。董家河没有得到公司的批准就找到李海军来填补这个职位。董家河在任职期间擅自离开装卸现场,安排他人接管岗位,擅自终止公司分配的工作,违反了劳动合同和基本劳动纪律。虽然董家河的行为没有给公司造成实际损失,但存在潜在风险。因此,根据劳动合同的有关规定,我公司于2016年11月9日解除了与董家河的劳动关系。此外,董家河还违反了竞业限制和忠诚义务。我们公司被依法解散,没有支付赔偿金和年度奖金。

董家河辩称:我于2010年7月1日进入船舶公司,双方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同意我担任船舶检验员。李海军是其他公司的水手长,也是我的朋友。当时,在与航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许洪祥谈判时,他允许我找人填补这个职位,但他没有具体说明具体人选。我提议自己找一个。许洪祥答应了,所以他最终找到李海军来填补这个职位。因为我想公司知道这件事,所以我没有做进一步的报告。航运公司没有依据终止劳动合同,这是非法的。

浦东法院审理后认为,依法由用人单位承担因辞退、开除、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工作年限等决定引起的劳动争议的举证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当董家河无法进行船舶的风力发电设备装运工作时,他没有征得航运公司的同意,找非航运公司的雇员来“替换”他的工作。董家河确实做了一些不当的工作。然而,从事实发现,首先,航运公司没有任何规则和条例来界定该行为的性质和后果;其次,董家河此前曾就离职事宜与航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沟通,讨论过替补候选人事宜,并在离职期间与航运公司保持联系。从实际情况来看,董家河没有对航运公司造成任何重大损害。因此,尽管董家河有过错,但上述行为并不构成违反基本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至于航运公司声称董家河违反了竞业禁止和忠诚义务,一审法院没有对此进行审查,因为航运公司在取消董家河的劳动合同时没有具体说明上述原因。综上所述,由于船务公司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董家河符合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规定,因此声称董家河违反了劳动合同,没有依据地相应解除了董家河,构成了非法解除,应当依法赔偿。经核算,船舶公司应赔偿董家河非法解除劳动合同19万元以上。此外,根据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和董家河工作的实际情况,船务公司还欠董家河2.5万元其他劳动报酬,如加班费、年假工资、高温费等。

2018年3月30日,浦东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的规定,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裁定,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航运公司应向董佳支付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9万元以上。法院还裁定,航运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天内支付董佳和其他25,000元的劳动报酬,如加班工资、年假工资和高温费。

第二种情况:员工严重违纪不应得到赔偿

一审判决后,航运公司拒绝接受判决,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在上诉中,航运公司声称:

第一,劳动合同应当亲自履行,这是劳动者的义务。公司分配给董家河的工作应该由他亲自完成,但董家河违反了他的职业道德,被分配给了其他不懂英语、没有资格的外人。公司不同意这一点。在整个过程中,公司只批准了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由公司其他员工“替代”,另一种是由董家河本人执行。由于董佳和被选中的“替补”不具备相应的任职资格,存在对航运公司造成重大损害的风险。

第二,公司解散是合法的。一审法院在翻译劳动合同的“G条款”时犯了一个错误,“终止”应解释为“解除”。根据劳动法的规定,劳动者未完成劳动任务的,用人单位也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董家河违反了劳动合同和基本劳动纪律。公司被依法解散,没有支付赔偿金和年度奖金。

第三,董家河在加入公司后还注册了与公司业务范围重叠的其他企业。在任职期间,他还收到了客户或同事转来的服务费或兼职工资,这严重违反了他的忠诚义务。

董家河辩称,我已经要求“替代品”事先与航运公司沟通。事实证明,“替代者”也完全胜任这项工作。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正确,因此无法确定航运公司的上诉请求。

在第二次审判中,航运公司反对第一次审判中确认的劳动合同的G条款,认为翻译有误。经核实,上海市第一中学发现原法院将合同G条款的英译本翻译为“该员工犯有疏忽/粗心大意、未能履行或未能完成指定的工作;如果员工暂停工作或被分配职责,任何一方在向另一方发出90天的书面通知后,不得无故终止合同。法院认定与本案有关的一部分事实为“如果合同因下列原因终止,雇主应向雇员支付工资或薪金,直至终止生效日期:a)雇员疏忽、疏忽、未能履行或未能完成任务..."

审理此案后,上海市第一中学认为董家河“撤换”或“替换”李海军的行为实质上是代表他履行劳动合同。董家河因个人原因要求他人代为履行劳动义务,并应提供已征得用人单位同意或批准的证据。然而,文件证据显示,许洪祥只同意董家河在装船后整理工作中找人代替董家河,董家河最终未经许洪祥同意离职,董家河要求他人代他履行的劳动内容不属于装船后整理工作。在第二起案件中,董家河还承认,航运公司没有代表他们的任何规章制度或做法。因此,我院认为,董佳等人未经用人单位同意,擅自决定代表自己实施严重劳动纪律行为。我院支持航运公司提出的不为非法终止劳动合同支付赔偿的上诉。在这种情况下,董家河的严重违纪行为导致他被解雇。因此,航运公司无需支付董家河2016年的奖金和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1月9日期间的折算工资。总之,航运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了。

最后,上海市第一中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作出终审判决,裁定船舶公司因非法解除劳动合同无需支付董家河赔偿19万元,并减免董家河的加班费、年休假费、高温费等其他劳动报酬。到1708元。(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文章中的人名和单位名已进行了技术处理。)

关键是要亲自表演并且要灵活。

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实际上在于劳动关系的履行。未经用人单位同意或批准,由劳动者自行决定是否严重违反规章制度或劳动纪律。

对此,终审法院主审法官指出,个人履行原则是履行劳动合同应遵循的原则之一。劳动合同双方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亲自履行义务,劳动合同的约定由劳动关系的个人从属关系决定。劳动关系注重劳动力供给的过程。雇主将监督、管理和控制工人就业的全过程,这也将保证劳动合同的充分履行。原则上,不允许代表雇主履行劳动合同,除非得到雇主批准或事后批准。

劳动者违反个人履行原则应被视为根本违反劳动合同。劳动合同的履行应当遵循法律、诚实信用的原则。除了劳动合同和规章制度的约束之外,实际上还有许多根据诚信原则应该承担的义务。例如,《劳动法》第3条第2款规定,“劳动者应当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这是类似义务的法律基础。劳动合同和规章制度没有规定或者无效的,用人单位仍可以要求劳动者承担违反必须遵守的义务的责任。职工以劳动合同或者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未作规定为由提出抗辩的,不予支持。

有鉴于此,虽然本案双方未在劳动合同中明确规定应亲自履行的条款,但这是劳动合同的应有含义,无需进一步约定。(检察日报)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安徽11选5 中国一分彩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